辛东彬个人资料(乐天老板辛格浩简介)

扫码手机浏览

萨德系统中的导弹发射车抵达韩国

经过数轮角逐,乐天集团以让渡韩国南部的一处高尔夫球场的代价竞标成功。9月30日,韩国国防部发布一则消息,即乐天集团旗下星州高尔夫球场专用于萨德反导系统部署。

消息一经曝光,立刻引起全球震动,与作为韩国的邻居,中国反应最为激烈。中国政府在国际上释放反对信号,并使用严厉措辞谴责韩方的偏激行径。

中国民众自发抵制乐天集团旗下产品和产业,短短一个月里,乐天集团在中国市场的产业链全线崩盘,近九成的下属企业宣告倒闭,直接损失高达2700亿韩元。

经历数次努力,乐天依旧无法扭转颓势。万般无奈下,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决定放弃中国市场,并收回所有对华投资。

萨德系统是什么?乐天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落寞的?就让我们走进今天的故事,探寻一下这段“财阀消亡史”。

乐天创始人辛格浩

萨德部署

1991年12月25日,苏联宣告解体。冷战落幕。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评价道,苏联解体是“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”,它改变美苏两极世界格局,同样对未来世界格局造成深远影响。

对于美国而言,苏联解体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缺少旗鼓相当的对手后,美国行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,在国际上美国遇到听话的国家会拉拢结盟,遇到不听话的国家会直接实施全方位制裁,并建立“小圈子集团”孤立其发展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选择委曲求全,当然也有少数国家不甘于此,他们奋起直追,誓要和“美帝霸权”较量,其中包括中国和俄罗斯。

为遏制俄罗斯,美国联络欧洲盟友,对俄经贸、能源实施围堵,限制其发展。为遏制中国,美国将中国设为“唯一战略关切对象”,并颁布一系列的遏华政策。

所谓的“萨德事件”,就是美国遏制政策的体现。

美总统特朗普上台后,美国对朝外交转变为“朝鲜新政”,即不断加大对朝制裁力度。

军事层面,美国主动提出深化韩美同盟,并将朝鲜列为“假想敌”不断实施军事演习,与此同时,假借朝核问题,美国开始筹划“萨德入韩”阴谋。

韩国民众抵制萨德

从全局角度分析,美国此举颇有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”之意,对于美国而言,朝鲜根本不具备威胁,他们真正的想法就是威慑中国,在中国周边部署战略武器,企图达到“以武遏华”的效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面对美国的“萨德入韩”提议,朴槿惠政府竟然敞开怀抱,大张旗鼓地欢迎“萨德部署”。

经过几番商讨,萨德部署事宜敲定,2017年2月,乐天集团董事会决定,无条件贡献出旗下的星州高尔夫球场。

萨德的出现,对中俄具有极大的战略威慑作用。数据显示,萨德是美国导弹防御和美国陆军隶属下的陆基战区反导系统,是全球最先进的导弹系统之一。

萨德设计包括发射系统、雷达系统和拦截系统,发射系统中动能杀伤性飞行器飞行速度高达2千米每秒,雷达系统中的天线电扫范围一千两百千米.

拦截系统中的导弹拦截高度约为40至180千米,基本可以防护所有已知远程和洲际导弹。

简而言之,萨德的出现严重侵犯我国安全空间,影响中美间的战略稳定。

一蹶不振走向落寞

综合来看,“萨德入韩”如此顺利,韩国政府“居功甚伟”,乐天集团“功不可没”。

随着事态持续发酵,中国民众不满情绪日益高涨,他们围堵在乐天超市门口,手举“韩国乐天,滚出中国”的横幅。与此同时,中国各大门户网站掀起一场“反韩流”。

网友表示“乐天集团真是美国手下的一条好狗,让它做什么就做什么”

“萨德一旦部署,我们无时无刻暴露在监控下,这是国家安全问题,不容争辩”

“即日起下架所有乐天品牌附属产品,我们要用行动表达我们的决心,我们众志成城,我们万众一心”

“乐天的做法令人无法接受,全面抵制也成为必然”。自2017年2月28日起,乐天成为众矢之的,受尽中国民众的唾骂。

为挽回中国民众,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亲自发布视频道歉,并推出一系列优惠政策。本以为此事告一段落,乐天集团能东山再起。

但韩国前总统文在寅访问美国,并请求追加4辆“萨德导弹车”事情一经曝光,乐天彻底回天乏术。

2017年,乐天玛特在中国共开设112家门店,其中74家被迫倒闭,13家遭到当地民众围堵,不得不停业整顿。

然而,门店虽然关闭,但房费、水电费、物业费和广告费一向都少不了,除此以外,按照中国法律规定,歇业期间,乐天必须向中国员工支付正常薪资的80%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乐天损失惨重,营销额锐减不说,还要支付一大笔账单。

据韩国媒体报道,2017年前两个季度,乐天在中国市场的营销额减少92.6%,每月累计损失为6亿人民币。为缓解这一趋势,乐天高层决定大幅度裁员,并减少门店数量。

中国市场广袤,发展潜力十足,乐天不愿轻易放弃。因此,乐天负责人决定赌一把——抽调20亿人民币资金来稳固中国门店。

然而,这些在国家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,随着时间的推移,乐天各大门店依旧入不敷出。

万般无奈下,乐天集团宣布,过去四个月,我们做了最大努力,但依旧损失5000亿韩元。

追加资金显然无济于事,乐天集团无法承担中国市场所带来的损失,因此乐天集团宣布无限期退出中国市场。

失去中国市场后,乐天集团继续稳定下来。经董事会决定,乐天将目光伸向海外,主打酒店服务产业。

2018年,乐天集团斥巨资在德国柏林、西班牙马德里和意大利博洛尼亚打造三家假日酒店。需要知道的是,欧洲人口基数少,消费活力远逊于中国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欧洲酒店服务行业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。数据显示,2018年下半年,乐天酒店欧洲市场营业利润下降96.8%。简而言之,乐天酒店无法做到盈利。

天有不测风云,在乐天海外市场节节溃败之际,内部市场也传来噩耗。在韩国各大财阀的打压下,乐天集团的韩国市场份额骤减,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,乐天很快败下阵来,整个集团快速缩水,实力大不如前。

坎坷崛起之路

正所谓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乐天集团即便遭受重创,但如果能及时调整战略,依旧能起死回生。那么乐天为何会一蹶不振走向落寞呢?这其中有怎样的原因?

事实上,乐天集团溃败的根本原因在于集团内部斗争。说到这里,还要从乐天创始人辛格浩的崛起谈及。辛格浩1921年出生于韩国里庆南蔚山市,作为家中长子,他自然而然担任起养家糊口的责任。

辍学后,他混迹在社会底层,每天从早忙到晚,生活逐渐麻木。

幸运的是,辛格浩碰到一位贤惠的妻子,妻子名叫卢顺,她不仅能照料家庭,还能吃苦耐劳。

在她的积极影响下,辛格浩重拾理想,并在23岁考上日本早稻田大学附属商学院。毕业后,辛格浩在日本落足,置办了一家糖果工厂.

考虑到排外思想和日本战败,糖果工厂的生意并不好。好在辛格浩脑袋灵光,通过日常观察,他发现口香糖备受市场青睐。因此,他开始积极寻找配方,并快速投产。

在此期间,辛格浩遇见新欢重光初子,重光初子大有来头,父亲是日本前首相,家庭实力雄厚,在日本具有巨大影响力。

一次偶然,辛格浩遇见重光初子,由于辛格浩长相出众,重光初子对他一见钟情。

辛格浩与重光初子

了解到初子的家庭背景,辛格浩果断示爱,不到半年时间,俩人便确定关系并步入婚姻殿堂。

婚后,重光初子为辛格浩诞下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做辛东主,二儿子叫做辛东彬。

得到日本政界的支持,辛格浩的生意越做越红火。短短数年里,辛格浩的口香糖企业遍布日本,旗下资产数不胜数。

1968年,辛格浩带着次子辛东彬回到韩国成立乐天公司。起初,乐天发展不景气,盈利和亏损比例基本为1:1。

在这样的前提下,辛格浩用金钱疏通政府,并在1970年面见到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。

从那以后,乐天集团快速崛起,在辛格浩和的努力下,乐天成为韩国的顶级财阀,市值高达95.8亿韩元。

辛东彬

与此同时,远在日本的辛东主吃着老本,生意逐渐走起下坡路。悬殊背景下,身为长子的辛东主怨天尤人,他想要得到乐天集团,想要登顶韩国之巅。

他接连制定阴谋,想要借此来搞垮辛东彬,但奈何辛东彬能力出众,手腕强硬,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对手。

按理来说,辛东主根本没机会撼动辛东彬的地位,但一件事的发生给了他机会。

穷途末路

张紫研案

2009年3月,韩国京畿道盆唐公寓内,红极全韩的韩国女星张紫妍自缢而亡。

现场取证后,警方发现5000多封信件,内容大致写道“她出道这些年里,被迫和30多位韩国高官发生不正当关系,一旦不服从就会遭到凌辱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份名单中正好包括辛格浩和辛东彬。

辛东彬 左一

事件一经发生,辛东彬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他召集公关部门推出一系列应对措施。

正当他忙着挽回公司声誉的时候,辛东升趁机作乱,他偷偷收购乐天股份,并开始收买辛东彬的亲信。

那段时间,辛东彬一边要面对哥哥,一边要面对韩国检方。

好在经过轮番打点,张紫妍的案件终于告一段落。得以喘息后,辛东彬集中精力对付辛东主,关键时刻,他竟然发现辛格浩暗中作祟。

辛格浩

原来,辛格浩观念传统,他本意是带着辛东彬来打拼江山,然后将现成的交给辛东主。2015年,辛格浩直接罢免了辛东彬的职务,力挺长子上台。

有趣的是,辛东彬即将衰败的时候,母亲重光初子鼎力相助。

辛东主 中间

自此,辛格浩-辛东升和重光初子-辛东彬的对决拉开序幕。重光初子的实力不言而喻,其政治背景和商业背景雄厚,相比之下,辛格浩稍逊一筹。

与此同时,辛东彬真才实学,远超空架子辛东主。果不其然,辛东彬笑到最后,成为乐天集团真正意义上的会长。

辛东彬 中间

正式掌权后,乐天集团迎来前所未有的辉煌时刻。两年间,乐天集团晋升为韩国第五大财阀,旗下产业遍布全韩,包括超市、数字影像、金融领域、能源板块、旅游、酒店服务等等。

等到韩国市场饱和后,乐天将目光伸向中国。起初,乐天集团在中国市场发展的顺风顺水,但随着“萨德入韩”事件爆发,这种情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后来,乐天集团相继经历海外市场失利、内部豪强打压,走向落寞。

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,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下台后。韩国检方发现乐天集团和朴槿惠存在官商勾结的情况,随着调查深入,乐天集团的丑闻被公之于众。

结果不出所料,在文在寅政府彻查下,辛格浩、辛东彬难逃一劫。

事后,经韩国检方判定,辛格浩因贿赂罪、偷税漏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辛东彬因挪用公款、贿赂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。自此,乐天集团的鼎盛宣告终结,一蹶不振走向落寞。